原创银雀副刊01-11 09:04
作者:薛馥香

摘要: 一 李焕宇骑着一只大鸟,往西北方向飞去,脚下有山川有河流,有郁郁葱葱的大树和村庄,他心里那个高兴啊


一  

李焕宇骑着一只大鸟,往西北方向飞去,脚下有山川有河流,有郁郁葱葱的大树和村庄,他心里那个高兴啊,忍不住唱起歌来:我一路看过千山和万水,我的脚踏遍天南和地北。猛地,什么都没有了,他从梦里醒了过来。

媳妇蹬了他一脚,又做梦了!还千山万水,天南地北,先把房子买了再说!儿子都一岁了,还租房子住,你怎么好意思!还整天喜欢做梦。

李焕宇真的很喜欢做梦,他的家住在山里,比较贫穷,不是他不努力,他很认真地学习,但最终也没考上大学。表姑从城里来说,是教学质量不行,这要是在城里,焕宇肯定有学上。

于是,李焕宇有了人生第一个梦想,到城里去,让自己的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母亲很是担忧,你傻了吧唧的,去城里能干什么?再说天南地北的人,把你卖了你还得给人数钱去。怎么也不同意他来城里。

李焕宇自己给表姑打电话,说想到城里来,表姑给他找了一个售楼处卖楼的职位,面试的时候,人家没怎么看中,太老实了!说句话就脸红。表姑在一边说,农村孩子,没见过世面,锻炼锻炼就好了。人家看在表姑的面子上,收下了他。表姑临走跟他说,人生最大的智慧就是实在,实实在在做事,实实在在做人就好。李焕宇很相信表姑的话,表姑原来也是农村孩子,只不过她聪明,考学出来的,现在好像已经很成功了。

人家逛街玩耍的功夫,李焕宇用来练普通话,练微笑的模样。他自己也不明白,他也是上过学的人,就你好、谢谢这样简单的话语,怎么别人说出来那么自然,从他嘴里出来就那么土,那么别扭呢!后来,他慢慢明白了,一是因为自己说得少了,二是因为自己心虚,老觉得自己不行。虽然李焕宇表现得有些拙笨,但他一心一意为客户着想,实事求是,周到细致,倒是让很多客户都相信他,买他的房子。

半年的功夫,李焕宇挣了两万块钱,除了吃饭,他都拿回去交给母亲,母亲吓了一跳,小熊孩,你哪里来这么多钱!快送回去!李焕宇笑着跟母亲解释,看着母亲欢天喜地的模样,他第一次感觉到成功的喜悦,他可以养家了!

卖楼的工作不容易,有的客户很爱挑毛病发脾气,遇到这样的情况,李焕宇总是先问问自己做错了什么。是不是自己服务不周到?说话冲了?当把自己的可能都排除后,他就站在对方的角度上想,谁买房子都不容易,挑剔也是可以理解的!所以,虽然工作辛苦,但李焕宇天天心里幸福满满的,有时会从梦里笑醒。

李焕宇的手里有二十万块钱的时候,他又开始做梦了,能在城里找个媳妇多好!城里的女孩子都很洋气,生个娃肯定也长得好看。就在这时有个叫李然然的大学生毕业后来售楼处学习一段时间,经理安排李焕宇带着她。此时的李焕宇已经到城里五年了,五年的时光差不多换掉了一个人,他已经变得青春帅气,彬彬有礼,说话做事都让人很喜欢。没有意外,一段时间之后,李然然从心里默默爱上了这个诚实稳重又有工作能力的小伙子,于是学习时间拖长再拖长,直至李然然怀孕,李然然家再怎么生气也没办法,小生命是无辜的,于是租房结婚生娃。

生了娃之后,李然然像是变了一个人,每天都计较吃喝拉撒的事,说得最多的就是这房子,只是房子越来越贵,他那点钱不够交首付款。父亲打电话来说有人想买老家的房子,看中了那地方山好水好,出价不低,父亲想把老家的房子卖了,给李焕宇在城里买套房子。

李焕宇急得直跺脚,那可不行!不行!父母一辈子辛苦养了他,到老了再把老屋卖了,连个老窝都没了,那可如何是好!坚决不同意!而李然然的脾气也越来越大,整天说很后悔自己一个堂堂大学生,嫁了个卖楼的,连套房子都住不上!

二  

李焕宇就是在这个情况下做的这个梦,一只大鸟驮着他,往西北方向飞。西北方向,那不是自己的家吗?西北有高楼,上与浮云齐!难道房子在西北方向?李焕宇有一个小秘密,从来没跟别人说过,那就是他自己有些迷信,他相信冥冥之中会有神的指引,所以他每次晚上做了梦,白天都要想办法解梦,看看有什么暗示,这次他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西北除了山就是水,哪来的高楼啊!可能是想家了,自从有了娃,很少回家去,是该回去看看了。

父亲母亲看他回来很高兴,但也有些失落,媳妇和娃没回。父亲说村里划宅基地了,他没要,盖不起,他得把老屋卖了,好给儿子媳妇在城里买楼,这是他们的责任,要不,对不住孙子!李焕宇坚决不同意,父子两个吵了起来,谁也说服不了谁。母亲急得在一边直抹眼泪,母亲说父亲已经跟人家谈过了,说等把房子卖了,他们去城里租个房子,扫大街挣点钱也好给李焕宇再补贴点。李焕宇的心如刀割一般疼痛,父亲母亲都是快六十岁的人了,一辈子种惯了庄稼,看惯了山水,习惯了天然氧吧的环境,到城里去一定不适应的,他们这个年龄已经不适合再改变生活环境了。再说了,自己也不能那么不孝顺啊!养儿防老啊!老了老了再让他们居无定所,这是万万不可以的,可是,房子在老爹手里,他是阻挡不住的,这可怎么办呢?

李焕宇去找村支书,他叫他二大爷,二大爷是看着他长大的,也很疼爱他。二大爷看了看李焕宇眼圈里的眼泪,摇摇头说,我劝过你爹,你爹也知道城里不好呆,咱村里老人去城里没有呆习惯的,都回来了。没有人比你爹更喜欢咱这个地方,他是种地的好手,山里的蘑菇就他认识得全,你爹看看山就知道哪天有雨哪天没雨,可是所有这些都顶不住他要给你买房子的心情,他已经铁了心喽!没办法了!

李焕宇从书记家出来,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了后边的山上,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太熟悉了,小的时候,父亲常常带他来山上拾蘑菇,父亲把他所知道的都教给了儿子,他如果不去城里,一定也是过日子的一把好手。这时,不远处,有两个孩子从草丛里钻了出来,追逐着,打闹着,想起自己小时候和牛儿一起在这里捉迷藏、烤地瓜、放羊,假期里一起读书,白云从天空飘过,甜甜的青草气息常常让自己忘记了学习。这么美好的地方,难道将不会再是自己的家园?想到这里,李焕宇愈发伤感了起来。

这时,两个孩子过来问,叔叔,你想什么呢?你是不是想你的好朋友了?李焕宇看着他们天真美好的面孔,说是的,我想我的好朋友了。他真的很想牛儿了,他去城里的时候,牛儿考上了大学,学的是设计,毕业后去了杭州,具体情况并不了解。此时,他非常想念牛儿,非常。他的手机里还有牛儿的电话,打通电话后,他一叫牛儿,自己先有些哽咽了,牛儿在电话那端笑了,想我了还是有什么事了?牛儿从小就比焕宇聪明,总是能看透他,能说出他心里的话,现在隔着不见面还是能猜透他的心思,听到牛儿的声音,李焕宇的心情一下子轻松了起来。

三  

牛儿听李焕宇说完事情的原由,沉默了一小会,一改往常嬉戏的囗气,非常认真地问,小宇你是不是整天忙着卖房,不怎么关心国家的事情?李焕宇说我也关心啊,房价哪儿涨了哪儿跌了我都很清楚,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我也知道,我每天都关注着的。那你知道国家的扶贫政策吗?李焕宇说我知道,那都是形式,一家给个三千五千的也不解决问题。牛儿说,小宇你看到的只是表面的一些东西,国家在政策上一些大的举动,确实起到了解决问题的作用。

牛儿,三天不见,拿大话唬我啊!李焕宇有些不高兴了,别拿这些来教育我,说点现实的吧!

好,我说点现实的,牛儿说他正在贵州的一个村庄搞规划。李焕宇有些意外,不是说在杭州吗,怎么又去贵州了?牛儿说哪儿有活去哪儿,他现在在的村庄是一个非常贫穷的村庄,他和他的伙伴们正在准备把她设计成一个具有少数民族风情、集观光居住旅游于一体的这么一个地方,到时风景如画,人们生活富足,那比城里不知强多少倍!

再好也只是乡村,教学医疗条件都比不过城市。李焕宇还是提不起精神。牛儿有些急了,小宇,你要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你知道国家现在正在开展“医联体”建设吗?李焕宇说没听说。牛儿说医联体就是上级医院和下级医院搞联合,专家到基层,在山村依然享受专家的医疗。还有,用不了多少年,所有的学校都将开展网络教学,到时优势教育资源共享,城市和农村差别就不是太大了。

是真的吗?李焕宇开始相信了,那你们搞规划谁投资?牛儿说他们的项目有国家扶贫资金,如果没有,也会有企业家看中这样的项目,因为这是一个大的趋势,这叫“田园综合体”,是国家以后发展的重点项目之一,我们的老家山好水好,而且也应该是属于贫困村,符合国家的政策,用不了多久可能就会有人去搞“田园综合体”了,如果没人去搞,咱就回去搞,一准能行!所以千万别让你爹把老屋卖了,否则,用不了几年,肠子都悔青了,不仅不卖,还要盖房子,我听我爹说像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村里都给宅基地,我跟我爹说了,我再盖一套,我准备以后带媳妇儿子回家住去,我们那地方多好啊!

好啊!那我也回来!李焕宇真的高兴了起来。他终于明白牛儿转了那么一大圈,讲了那么多大道理,只是为了让他明白家乡的宝贵性,他心里是由衷地感激。牛儿,什么时候回家,我请你吃饭,喝最好的酒!不醉不休!说着,和孩子一样蹦蹦跳跳地回家了。

爹,房子不能卖了,咱把咱的宅基地要来再盖一套。李焕宇非常坚决地跟父亲说。他娘以为他病了,摸摸他的头说,这孩子没发烧啊,说什么胡话啊!好不容易离开农村到城里去了,再回来盖屋干啥!

爹娘你们不知道,咱这地方是块宝贝地方,以后改造改造就成了风景区,别人都是看到了这个前景,所以才来买房的,咱可不能卖了,卖了后悔,李焕宇把牛儿说过的话又添枝加叶地跟爹娘说了一遍,说得爹娘是心花怒放。最高兴的是老爹,他笑眯眯地瞅着儿子说,那以后我就是风景区的主人了?李焕宇说是那是百分之百,您老的好日子就要来了。您儿子我决定和牛儿一起开发我们的家乡,要盖一座座漂亮的楼房,要把屋前屋后都栽上花儿,要让更多城里人羡慕乡下人!

真的!真的!李焕宇的爹激动得站起来直转圈。他娘,多炒几个菜,俺爷俩好好喝杯!

四  

李焕宇回到城里的家就跟然然说,我们有房子了!然然正在拖地,头也没抬,哪里的房子?是不是“西北有高楼,上与浮云齐”?李焕宇一下子目瞪口呆,你怎么知道?然然说我怎么不知道,那是你做的梦,不对!那是古人做的梦,你又跟着学!

李焕宇依然没有半点不快,他笑着说然然你什么都好,就一样不好。然然说这本身就是矛盾的,什么都好了怎么还一样不好?李焕宇说,我说不过你,你是大学生,我是高中生,我投降!但你真的有一样不好,就是太聪明了!这次又让你说对了,真的是西北有高楼,上与浮云齐。

然然见他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就把拖巴放下了,问怎么个齐法?李焕宇说,我的家是在西北方向吧?我们的村庄是在半山腰上吧?每到夏天,云朵就在村庄里飘吧?如果在我们村子里盖个二层小楼,从山脚下看,是不是“西北有高楼,上与浮云齐”?

然然说,说起来是那么回事,上你们家那地方盖房子吃啥喝啥,孩子长大了上学怎么办?李焕宇说你不用担心,面包会有的,什么都会有的,于是他又把国家的政策,田园综合体的设想和前景都说了一遍。

毕竟是有学问的人,李然然一听就非常感兴趣,非常支持李焕宇去做这个项目。大话是说下了,李焕宇心里也确实想去做,可是两手空空,怎么做呢?他打电话给牛儿,他问牛儿,如果他能找人投资,牛儿能不能回来给老家搞一个田园综合体的设计?牛儿一听,非常兴奋,当然可以!没有谁比他更了解自己家乡的山和水了,他在为别的村庄搞设计的时候,已经无数次地勾勒过故乡的模样了,大到山水,小到草木,都细细地想过了,如果真的变成现实,那也是他最高兴的事情!

最关键的事情是要找一个投资者,找谁呢?李焕宇想来想去,最合适的人是自己的老板,他能在城市里开发房地产,也可以去农村投资搞建设,只是不知他是否感兴趣。如果不感兴趣,是否会对自己有看法?好几夜,李焕宇翻来覆去睡不着,然然鼓励他,去吧!行就行,不行算完。

李焕宇鼓起勇气敲开了董事长的门,半结巴着说明了自己的来意,没想到董事长非常感兴趣,当天就让他带着去了他的家乡,看到那里山葱郁、水清澈,董事长高兴得唱了起来,走的时候,他说就是这里了,我们就在这里建一片我们的精神家园。

回去后,董事长召开会议,正式把田园综合体的项目列为目前最主要的工作,他自己全面抓,任命李焕宇为这个项目的执行经理。

五  

一年多之后,“半山花海”田园综合体项目正式建成,李焕宇的家乡完全改变了模样,房前屋后都栽满了海棠花儿,牛儿说要把市花发扬光大,海棠花开的时候,半山腰上就像是一片花海,引得无数的人前来欣赏。

李焕宇的父母开了一家小饭馆,专炒山里的野菜和自家的土鸡,生意出奇的火爆。李焕宇怕他们累着,他们总是乐呵呵地说不累不累。

政府经常带人来参观学习,说他们是脱贫致富的典型。

牛儿一家也回来了,和李焕宇一起搬进了自己的新房。李焕宇的儿子会说话了,说的第一句诗是:西北有高楼,上与浮云齐。

作为奖励,董事长在城里给了李焕宇一套房子,并跟然然说,要常到城里去住住。然然回答说,一定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