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Anitama讲道理12-11 06:04

摘要: Studio DEEN制片人野口和纪谈《THE REFLECTION》(反照者)的诞生故事。

图片来源:《龙猫》


欢迎关注Anitama订阅号!


【嘉宾资料】

馆野仁美(Tateno Hitomi)


1960年生。动画师、西荻窪【笹百合咖啡店】店主兼厨师。毕业于东京设计师学院动画科,之后经历作画工作室和自由动画师,并于1983年进入Telecom Animation Film。曾在《名侦探福尔摩斯》(1984-1985年)等作品中负责动画中间张。1987年转入吉卜力工作室,在《龙猫》(1988年)、《幽灵公主》(1997年)、《千与千寻的神隐》(2001年)、《哈尔的移动城堡》(2004年)、《悬崖上的金鱼姬》(2008年)、《起风了》(2013年)等多部作品中历任动画检查。2014年从吉卜力工作室退社,同年12月在东京西荻窪开设【笹百合咖啡店】(点击访问主页)。另在2015年出版回忆录《铅笔战记——不为人知的吉卜力工作室》。


采访日期:2017年4月18日
采访地点:笹百合咖啡店

采访整理:高濑司


——您之后在1987年转入吉卜力,负责了《龙猫》(1988年)的动画检查,能否介绍一下当时的经过?


馆野 当时是我的前辈动画师立木(康子)女士找到的我。她原本也在Telecom,退社后在《天空之城》(1986年)中担任了动画检查。而她要负责的下一部作品就是《龙猫》,她决定在这个项目里给自己找一个助理,于是就找到了我。


——您进入吉卜力后感想如何?而且这应该也是您第一次经手动画检查工作吧?


馆野 是的。我以前并没有担任过动画检查的助理,而且当时正逢我自己的动画水平渐入佳境,被动检修正渐渐减少的时期。所以说,虽然在《龙猫》的职员表中,我的头衔也是动画检查,但实际上我在其中的工作内容还仅限于是跟着立木女士半工半学的状态,充其量只是一个辅助职位。而我刚才也说过,那个时候我下了很大功夫去修本来不需要修正的地方,然后一直抓不到该修正哪里的诀窍,遭遇了连续的挫折。


——那您是什么时候才开始抓到诀窍的呢?


馆野 我想我要到了很久之后才终于成为了独当一面的动画检查。那是在我经验了多部作品之后,到了《幽灵公主》(1997年)时,才终于有模有样。那之前我看着交上来的动画,就很难判断这到底是画砸了呢,还是有意画出崩的效果。所以这些很难判断的灰色领域内容我都只能和作画监督一边确认一边进行作业。通过这个过程,我逐步把自己的感觉和作画监督给的正解进行“对答案”,一步一步进行磨合。待到我的感觉终于和作画监督意见一致时,已经到了《幽灵公主》的时期,其间一共花了十年。


——您在吉卜力27年的日子,在您连载于吉卜力工作室的广报杂志《热风》2014年11月号至2015年6月号的专栏上也有提及。这个专栏连载最终被修订出版为您的著作《铅笔战记——不为人知的吉卜力工作室》。本书记载了大量宫崎骏监督、高畑勲监督、以及吉卜力工作室的内幕,是一部值得全世界的动画爱好者和吉卜力粉丝必读的名著。单是下面这段封面上引用的部分我想就足以挑起读者们的兴趣。但我们还是希望由您本人亲自向中国粉丝介绍这本书的内容。


看着一羽从天而降,收起双翅的水鸟,宫崎骏说:
“鸟,我看你这飞法有问题啊。”

(什么鬼!?)

我在心中发出了一声惊呼。面对一只真鸟,这位老先生居然表示它飞得不对。原来这就是宫崎骏,他会要求一只现实中的鸟按自己理想中的方法去飞翔。我感觉瞬间想通了过去发生的林林总总。


以上引自馆野仁美著《铅笔战记——不为人知的吉卜力工作室》


馆野 一句话归纳,这本书写的就是我在吉卜力体验过的动画师的工作。吉卜力作品虽然受到很多人的喜爱,但大家不知道制作现场的背后藏着那么多艰辛、奇葩、以及喜悦。这本书就是我的体验谈和回忆录。


——这本书出版后的反响如何?


馆野 反响比我想象的要热烈很多,让我很开心。这本书出版至今已经过去两年,但至今店面销量依然不低,最近还又重版了一波。这让我自己也很吃惊,因为作画监督或者角色设定这样的明星职位出本书卖得好很正常,但是动画检查、动画人员这样的幕后人物,我觉得应该是没人会关注的。所以这也让我切实体会到,大家真是喜爱吉卜力啊。


——说来本书除了面向动画爱好者以外,其实也有让普通女性产生阅读共鸣的地方。


馆野 这也让我很高兴,有女性对照着自身的经验来阅读本书。也有人对我提过“这本书不仅仅是对于动画师,对于所有的工作都有相通之处”这样的读后感。特别是职业女性或是曾经有工作经验的女性,都表示这本书对她们有所鼓励。而同样令我高兴的是,同行中同样也有感到共鸣的。特别是有一段时期,“Animation Do”这家京都动画关联公司的员工老是来我店里。


——京都动画对现场人员都采取社员雇用形式,作品搞内制化,恐怕也是日本目前工作室环境最接近于吉卜力的公司。或许是因为这个的影响?


馆野 似乎来我们店成了他们社内的流行(笑)。他们的工作室在大阪,于是就约定“去东京时要去笹百合咖啡店刷一圈”。而且还不是一群人一起来,而是几个几个分不同的时间段分别前来。然后他们的动画检查也来了,表示在我的书中找到了好多共鸣的体验与想法。光是这一点,就让我觉得写了这本书真是太好了。


——说来有很多海外动画爱好者和吉卜力粉丝表示希望读到本书,不知本书有没有海外翻译的企划?


馆野 其实现在正在准备英语版,也已经拜托了可以信赖的人物在进行翻译。但是到底何时、以怎样的形式出版还完全没有决定。说不定可能会采用电子书籍的形式。


——目前也只定了英语?其他语言版本比如中文还没有计划?


馆野 是的。这也是因为我希望先出英文版。虽然西班牙等国也有发邀请过来,但我觉得要出各国语言版本的话,希望首先出英语。这样的话会有利于其他版本去有效捕捉日语中微妙的细节。


——您是指先有一份水平较高的英语版,然后其他语言版本使用英日文版相对照,可以更有效避免出现翻译上的曲解是吧?


馆野 是的。特别是目前在负责英语版翻译的,是过去曾经就职于吉卜力,和我关系也很好的一位朋友。所以对于日语版微妙细节的翻译我还是很放心的。

——按您这么说,如果出了英文版之后,出中文版的可能性也非常大。

馆野 是的,如果有机会的话请务必联络我。翻译的联络窗口目前不在出版社还是在我这边,所以请随时给我联络。


(未完待续)


精彩内容推荐(请点击以下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