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创业,42岁去世, 孙俪饰演的周莹为何被称为女商圣

摘要: 《那年花开月正圆》自从开播以来,引发了无数热议,孙俪饰演的女主角周莹进入人们的视野。历史上,周莹是确有其人。

11-03 06:10 首页 潜在价值


《那年花开月正圆》自从开播以来,引发了无数热议,孙俪饰演的女主角周莹进入人们的视野。历史上,周莹是确有其人。


周莹 17 岁嫁入泾阳县安吴镇安吴堡,婚后仅一年,公公遇难,丈夫病逝。这个弱女子只能临危受命,挺身而出捍卫家族的产业;面对掌柜们侵吞资产、家族内部的明争暗斗,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小绵羊”却手段非凡,以过人的智慧成功化解了家族商业危机,将一个行将倒塌的商业 大厦建设成为商业帝国,创造了一部荡气回肠的秦商神话。



临危受命,执掌家业


电视剧中的周莹是跟着养父四处卖艺的江湖女子,但事实上,周莹其实是出生于富商之家,是个名副其实的大家闺秀。1869年,周莹出生于陕西三原县,父亲周海潮是当时有名的富商,周莹出生后不久,父亲就给她定下了“娃娃亲”,对象是泾阳县吴家之子吴聘。


说起这个吴家,在当时也是非常了不起。吴聘的父亲吴蔚文在朝廷任职,也是著名的盐商,承办江苏、安徽、江西的盐业,是与胡雪岩同一时代的红顶商人。可以说,周、吴两家可谓门当户对,私交也一直不错,结为姻亲可谓理所当然。然而,吴家一直向周家隐瞒了一件事情:吴聘从小就身患肺结核,这在当时可是不治之症。


 

本来周、吴两家商定,等到周莹18岁时两家就成亲,可等到周莹17岁,吴家就主动提出要成亲,理由是“孩子都大了,不用再等了”。但实情却是,吴家少爷吴聘已经病入膏肓,吴家想通过成亲“红鸾照命”来冲散“白虎凶星”,使吴聘的病情好转。

 

但周莹哪知道这些,嫁入了吴家之后才发现,家人口中说的“门当户对的富商之子”,竟然是一个病秧子。甚至有一个说法是,吴聘当时已经病得卧床不起了,吴家便荒唐地找了只公鸡,披红挂彩地和周莹拜了堂。


但吴聘虽然病重,为人却正气凛然,虽然奉父母之命成婚,却不愿意耽误周莹:“我活在世上 18 年,喝了 15 年苦汤。我自知命在踏薄冰踩浮萍,若小姐不愿与吴聘结为秦晋,我愿打开后花园门送小姐回孟店村逃婚。”周莹虽然又惊又怒,但是作为大家闺秀,她还是很快冷静下来:

 

“我今日既和相公拜了天地入了洞房,我周莹就是你吴聘的结发妻。今日大喜,望相公能以万利之语戒心猿意马,与我周莹同挽命运之车……”



两人就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但好景不长,仅仅过了一年时间,公公就因意外遇难,丈夫遭受打击病逝。没了主心骨,吴家也逐渐家道中落。因为吴家并无男丁子嗣,年仅18岁的周莹,只能接过公公和丈夫留下的账本、钥匙,成为吴家的唯一继承人。

 

当时正是清朝末年,太平天国运动、英法联军侵华...这样动荡的年代,做生意已经很不易,更别说一个女人抛头露面在商界打拼,这需要非常大的勇气。

 

但是,周莹却毅然决然地担起了这份责任,凭借着自己过人的商业天赋,进行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她当时所做的不少商业措施,对于现在的我们依然有很大启发。


成为秦商的领跑者


她成为掌门人的那一年,才18岁。接手吴氏生意后,她首先开始在全国去巡视自家的商业版图。


当时支撑吴氏商业半壁江山的成都山货药材店「川花总号」主管和扬州「裕隆全」盐务总号主管想趁老东家去世将商号据为己有,她知道后,对此暗中展开调查,掌握了大量证据,在与两位总管交锋的过程中,如山的铁证和对仁义礼智信的义正词严让两位主管败北。



在与成都「川花总号」总管厉宏图的斗争中,周莹展现了应对危机的公关能力。首先她击破了厉宏图「吴蔚文赠予他川花总号」的谣言;其次,打点了四川成都府各有关官吏衙门;在道德和法律的立场上彻底打败厉宏图,使他失去人心。随后,诚实守信的伙计被她提拔为商号管理层。


刘强东曾说过,公司管理的核心就是管人,管人的核心是怎么选人,怎么用人,怎么留人,怎么防止「大企业病」,保证信息通畅,减少部门扯皮。



古代的经营管理也是一样,周莹深谙管人的方法。为了稳定人心,她实行「阳俸阴俸」,提高伙计薪酬两成,增加年终奖。当「裕隆全」全体店员薪俸提高了两成后,他们的薪酬高出扬州商界最低年薪三成,加上每年分红,「裕隆全」的员工薪俸在江南同行中算是超群。


这一决定将员工收入与商店利益挂钩,如今大部分企业白领的收入分配也与之很相似。这种近于现代企业经营中的股权激励制度极大调动了店员的积极性,这样一来,「裕隆全」的生意没有因掌柜易主而受损,反而蒸蒸日上。


周莹因个性重情重义,所以身边愿意追随她的能人不少,这也是她能集思广益,迅速掌握市场运作的前提。她把他们视为兄弟姐妹,把管事伙计们视为手足,对跟随她始终的丫环书童,更是知恩以报,不但为他们成家立业,而且为他们教育子女。



如今不少企业重视员工关系,而周莹无疑是建设员工关系的先行者。


土地问题一直是中国「三农」问题的关键,也是农村经济的核心。周莹深刻地认识到土地对于农民的重要性后,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还田于佃,减免租金,自负盈亏,20 年不变。她将属于自己管理的土地分给佃农几乎无偿耕种,因为当时农业经济只能养家糊口,更有前途的是商业经济。从此她赢得了乡亲的拥戴。


让她真正成为「首富」的秘诀,是对市场经济的规律的应用。在市场经济的理念还没有出现在中国时,她便知道要按市场规律出牌。当时吴氏家族的产业涉及棉花、油坊、烧酒坊、粮店、米店、布匹……很多产品的价格会根据市场的规律上下浮动,一年秋天,棉花喜获丰收。但是关中的棉花行想趁机杀价,引起棉农不满,有的棉农干脆不卖。



她提出「以丰补歉」,并用高于市场价收购棉花,结果垄断了棉花行业。西安棉花业的龙头老大因无法向客户供货不得不求助于周莹,只能高价从周莹手中买棉花。第二年,棉花歉收,因上一年棉花库存,周莹又战胜了其他人。7 年时间里,她由每年进出 3000 来担棉花到一年购进 11 万多担棉花,由小打小闹成为关中地区棉花买卖大户。


她的身上有太多商人不具备的优点:重诚信、善用人、善于审时度势、求新求变、甚至跨国意识。她通过学习先进的科学技术,以及购买更先进的机械设备与国内没有的纺织布料。之后还通过一艘艘邮轮远销欧美,吴家的商业版图在她的运营下延伸至海外!


作为晚清时期的女商人,能够在动荡混乱的时局中找到一次次商机,足以让她成为秦商领跑者!


为商人赢得尊重


在周莹的一生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她与慈禧的关系。


1900 年,慈禧在西安避难时,周莹向慈禧提供了 10 万两白银,慈禧亲手题写「护国夫人」牌匾,并收她为义女。《辛丑条约》签订后,她又向清政府进贡白银,同赴国难,被封为「二品诰命夫人」。慈禧和她一见如故不仅是因为她捐了钱,也是因为她们同是寡妇,却同样在男人权力圈中立足。


其实向当时的政府交银子,家里是有不同意见的,但周莹的家国观很朴素:「这个朝廷不在了,国家不在了,家也就不在了。」



在离世之前,她将挣来的财产分完后,还留了些日后重修郑白渠所用资金。只是,后来漫长的战争岁月和荒诞的政治斗争,重修郑白渠成了她的未竟之愿,那些用于修渠的金银财宝也随着她的死不知所终。


周莹从 18 岁守寡到 42 岁去世,24 个春秋的短暂时光里,成功地扭转了吴家商业衰落的趋势,赢得了世人的尊重,为自己赢得了举世无双的名声。


百姓因为她做的好事,如建文庙、办义学、开仓放粮、施粥赈灾、捐银打井、引水修渠,善举不断,将她称为「活菩萨」。



当她走完坎坷而传奇的一生时,不禁让后人肃然起敬。


「诚信无诈,自律自戒。以智取材,以商事国,以丰补歉,月初一、十五与下人共食……」每一条对于公司管理者都是很大的启示。


「椎埋去就,与时俯仰,变化有概」。她的成功不只是将一个行将倒闭的商业大厦建成商业帝国,生意遍及全国,更是她在商人趋利的传统概念里,以自己的商业智慧为自己也为商人群体赢得了无与伦比的尊重。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

更多精彩推荐


首页 - 潜在价值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