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猜火车12-17 14:05

摘要: -

讲真


关注猜火车的人,肠子都悔青了。


单恋一个人的时候,人们常常困惑:怎么才能让她/他爱上我?

 

爱上,在他们眼里是一个类似于「投篮」一样的动作,关键在意「那一下」。其实不然。

 

「心动」是一个动作,「喜欢」是一种感觉,而「爱」是一个过程,它是在人的心中慢慢滋生、慢慢扎根的。在爱情里面,我们到底有没有方法让这份爱更坚固?有,在相爱的前提下。

 

那有没有办法成为爱情的主人,主宰它,驾驭它,所向披靡?没有,在相爱的前提下。

 

因为感情所给人的那种沉溺的感觉,归根结底来自于你们彼此包裹,彼此理解,彼此容纳彼此。而驾驭,是一种很荒唐的心态。

 

那么怎么又才算「理解」呢。

 

我今天给大家讲的电影名字叫《人生密密缝》。看完你们就会懂了。


《人生密密缝》

豆瓣8.4


友子是个可怜的女孩,因为她的妈妈又离家出走了。


她三年级的时候,她妈妈就抛弃过她一次,噩梦又开始了。


她那个时候,还不懂得什么是抛弃。觉得妈妈只是「离开了」。


 

她心里难受,就跑到没有人的桥边,抬起头朝着天空大声地喊着「啊」。


似乎这样会有痛快的感觉。



 这一次她冷静而落寞地去找了舅舅小牧。


小牧带她回家,但是在路上,小牧告诉友子:「其实我正在跟人同居,她,有点奇特哦。」



友子怀着忐忑的心情见到了「她」


 

凛子是个变性人。


这一点显而易见,怪不得舅舅说她比较「特别」。

 

友子不是个唐突的孩子,她面对着这位特别的舅母,什么也没问。舅母做的菜好看又好吃,还答应友子在她走之前给她她喜欢的菜,友子对她有了一点好感。


 

家里很小,凛子只能在自己的卧室里再铺上一个小床给友子。


铺床的时候,友子的余光瞥到了凛子的胸口。


 

那是,女人特有的性征,是柔软的欲望。

 

是凛子本不该有的东西。她走神了。

 

凛子注意到了友子的目光。

 

她轻描淡写地跟她聊起了自己变性的事情。并且友善地让友子「摸一摸」。


友子想了想,还是拒绝了。


 

友子是个很细腻的女孩子。小小的她,因为有一个不懂事的妈妈,所以变得很害怕「爱」。

 

每当有人对自己好时,她都会下意识的逃避。


学校里有个小男孩想跟她做朋友,她都会躲闪。



凛子要给她准备便当,她嘴上说不需要,但凛子还是做好了给她。


午饭的时候,她舍不得吃凛子做的超可爱的便当。


因为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可爱的便当,因为章鱼香肠上居然还有小眼睛。


 

结果因为便当被捂坏了而闹肚子。

 

她小心翼翼地做着一个小孩。

 

凛子的少女心完全被这个小家伙触发了,她一边说着「你好可爱,真受不了」,一边不自觉地把身体贴到了友子的身体上。很母爱的样子。


友子再次躲开了。

 

她害怕爱。


 

这个时候,电影里最勇敢的人出现了。


这天凛子和舅舅都不在家,拜托凛子的妈妈来照顾小友。


妈妈给小友讲了凛子的故事。



凛子念中学的时候,突然开始不爱上体育课了,教导主任把妈妈叫到了学校。

 

妈妈说,「他也许有他的原因。」


晚上,她来到凛子的房间,凛子无助地靠在墙壁上,怯怯地跟她说,「我… 想要胸部。」


说完凛子哇地哭了。他觉得自己一点也不「正常」。


妈妈却马上抱住了他,说:「没什么好哭的,你一点错都没有。」

 

这句话,对于任何孩子来说,都是天大的安全感。


 

第二天,凛子放学回家。


妈妈递给了他一个礼物。


居然是一个胸罩。凛子兴奋地穿上了它。



妈妈一边用毛线做出可以塞在胸罩里的棉花,一边喃喃道:「我没生真的胸部给你,暂时,用假的替代一下。」


凛子是不幸的。他拥有一个女性的灵魂,却住在了一个男人的身体里。

 

但又没有人比他更幸运。因为他被最纯洁无私的爱所包裹得严严实实。

 

凛子的妈妈给友子说了这些故事,友子似乎感受到了什么。


 

友子跟舅舅去看望外婆。


妈妈也曾经「抛弃」过外婆。舅舅就说,「你妈妈呀,不知道什么是真正重要的。」

 

友子就忍不住问,「舅舅,那对你而言最重要的是什么呀。」

 

舅舅居然有些害羞地笑了起来,他用胳膊肘碰碰友子,说,「当然是凛子啦,这还用说。」


 

友子更加好奇地追问起来。

 

舅舅只好跟她说了自己与凛子一见钟情的故事。

 

「我第一次看见她仔细帮妈妈擦澡时,该怎么说,那个画面美到我了。我都流泪了。」

 

「当然,知道她原本是男人的时候,我也很困惑。但喜欢上了没办法,爱上了凛子这样心地善良的人,其他的我也就不在乎了。」

 

你看,勇敢的人身边,总是有好多勇敢的人。就像好看的花旁边,还绽放着别的好看的花。


 

但友子跟他们不一样。


她不敢。她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


茕茕孑立的孤独,与闭眼之后的噩梦一起捆绑着她,让她喘不过气来。



凛子看到她做噩梦,就轻轻地拍她的背,陪着她,说「你真像个婴儿」。

 

她又不自觉地怜惜着她,把她抱进怀中。


这一次,友子不躲了。


 

她甚至跟凛子说,「那个,你的胸部,我想摸摸看。」

 

凛子说,「好啊。」


 

前面我不是说过吗,「爱」是怎么渗透到人心里的?

 

你去爱了,就知道了。

 

第一次见友子时候,凛子就做了丰盛的晚餐款待她,问她爱吃什么。

 

友子说,爱吃干萝卜丝或者鲜腌蛤蜊。


凛子答应做给她吃。

 

 

后来郊游的时候,凛子打开便当。

 

 

她是一个多么用心活着的女人啊。

 

看到她一次次将小鹿一样的友子揽入怀中,看到她用心地去对待小牧、小牧的妈妈、友子,我都忍不住感慨,这个人真的好珍贵。

 

懂得付出,真的是一件珍贵的事情。


 

但凛子毕竟是一个变性人。在这个充满了傲慢与偏见的世界里,  「世俗」的恶言恶语一直都在伤害着她。

 

一天,她跟友子逛商场的时候,有人跟友子说凛子可不是「正常人」。友子很愤怒地抄起商场里的洗洁精喷向了她。

 

她们去了警局,又回到家。友子跟凛子道歉,而凛子跟友子说,「无论发生什么,都要努力忍耐,等待怨气消散。」

 

友子问,「如果无法消散呢?」

 

凛子拿起了织毛衣的针线。

 

她说,「我真的很不甘心,或者难过得要死的时候,就会编织。」

 

编织的时候,骂一骂,就会慢慢平静下来。

 

 

友子拿起篮筐里长条形的东西问凛子是什么。


 

凛子说,「我的烦恼。」



凛子说,“织好108个之后我就去烧掉。”

 

佛教认为人有108种烦恼,所以除夕敲响108下钟,一串念珠也是108颗,等超度完,凛子就去把自己的户籍身份改成女性。

 

友子说,「我也想编织出自己的烦恼。」

 

于是凛子便手把手地教她。


 

她教她处理自己的烦恼,教她学会与自己和解,教她感受到真正的温暖与爱,是不需要以任何条件做前提的。

 

不管这个世界是如何看待你,我都爱你。

 

这,就是「爱」的全部内容。

 

凛子真的爱上了这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有天晚上,她突然问小牧,如果友子的妈妈不回来了,自己可以做她的妈妈吗。


说完,她又畏缩起来。

 

但是小牧抱住她。来,让我们一起想办法。


 

我跟你在一起,就是接受你的一切。

 

凛子,一向坚强的她,此刻一点也不坚强了。


我好多时候都觉得「坚强」「勇敢」这样的词语特别残忍。它们等于利刃割过之后结的痂,本质上只是一种保护伞,是痛的。

 

友子心里的痛是「妈妈」,凛子心里的痛是「性别」。她们都无能为力。

 

有一天友子在路上突然看到了妈妈,她突然就崩溃了。躲在壁橱里不肯出来。


凛子用纸杯做成「电话」跟她说自己是如何从一个男人慢慢变成女人的。淡淡地说。无奈地说。



她们像拉开门一样去拉开对方的心。

 

爱没有那么想象中那么轻易。它跟织毛线一样,需要重复好多好多次。

 

重复是我心里的安全感。


我想知道,你对我的好,一直都不是侥幸。

 

我们重复了108次。

 

 

凛子烧掉了命运的安排。

 

她决定带着自己真正的灵魂,勇敢地生活下去。

 

她,虔诚得有点不像话。

 

 

也许这样的一个人出现在你我的生活里,我们也会有些不知所措。因为我们的爱,总是带有条件的。


我们爱一个人,常常是因为她漂亮,因为她优秀,因为她的爸爸妈妈超厉害。

 

其实不是这样的。

 

爱的虚无缥缈与脚踏实地在于,你有一种感觉产生了

 

——这个人,不论她是谁,她是怎样的,她做过什么,我突然就好想把她放到心里去啊。

 

我把她放到我的心里之后,会睡得很香。

 

我的手指扣着她的手指,好像是一个星球连接着另一个星球。

 

我们甚至,已经成为了彼此的眼神。一闪一闪。

 

“你还要再问我,爱是什么吗?”

 




「晚安」


WeChat:home722402| Weibo:@宇宙无敌猜火车



猜火车

让 世 界 听 到 我 们 的 声 音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