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海底两万五千里02-06 14:49
作者:sit

摘要: 寒意,是一颗晶莹的砂糖。

 

很巧,去吃羊蝎子的地方,是两年前的夏天吃小龙虾的地方。除了地方,其它都变了。

我打电话给伯平,电话里的雨声很大。我忘了告诉他什么,只记得他说他快要睡了。而我等另一台电话的消息。

 

吃完晚饭也才七点多。本以为会聊天会聊到很晚,结果却和想象的不一样。临下楼梯,窗外是黑色的雨夜。隔墙是一所黑色的学校,里面的灯牌发出白色的光,白光之间还有二十四个红色的字。

路上不知身在何处,随意的闲聊有些寒意。消息进来时,声响准确地消失了。之前在大学搞过社团的微信号,后来走了,至今也没有人来找我交接。来找我的学妹说是接了新社长的命令来和我交接。我告诉她我的另一台手机不在身边。

 

我记得那天,两个人喝了一瓶啤酒。

陈老师临走时问我,有没有不开心。我说,没有。那瓶啤酒,陈老师只喝了一小杯。

 

吃小龙虾的地方是长水有名的吃食店。

夏天,原味白灼的小龙虾处理得干干净净,还帮忙处理掉了头部。老饕们只需要剥了小龙虾壳,蘸上点了小米辣的酱油,一碗牛肉冷面一瓶啤酒就是一个异常丰满的夜晚。

羊蝎子则不一样。两个人去吃羊蝎子的话,火候便是不对的。吃羊,是要大群人围了一桌子才有味道的。人的阳气煨着热气腾腾的羊蝎子,无论椒盐还是原味,都是一场肉香扑鼻的维密盛会。

 

富贵在微博上说,阴雨绵绵的,真是让人浑身不舒服。

虎老师则是懊糟周末因为天气的原因钓不了鱼了。

薛维止有些难过,说:“留给中国队的时间不多了。‘’而时间从来不留给我。”

 

伯平安慰我不要太难过。

回到单位,再骑车回家。要往北走,车子却不由地向南去了。自从换了眼镜之后,镜片变大了,但是因为离鼻梁的距离变远了,雨天的遮雨效果变差了很多。

买了乌龙奶茶回到家,半边裤子都已经湿透了。

 

在门口取了快递,是一个薄薄的信封样子的。

我拆开来看,是一支LAMY的钢笔吸墨器。



题图来自 Tumb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