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半步猜12-15 08:21
作者:半步猜

摘要: 认真的吗?一个老女人和一个少女,这不是同性恋吗?

冬天辣么冷,不如围坐在公众号的小火炉边,一起吃猜的文学盛宴吧?





点击右上角蓝字,关注这只猜

啊呜~  ?(?ω?)?











这是 半步猜 的第  10  号作品

立冬的麦子



前情回顾:

1  2  3  4  5  6  7  8  9






? Chapter  10

作者:半步猜


这一楼的房间个个似足球场,花卉绿植遍布,家具倒是不多,个个都空旷的一览无余。

立冬战战兢兢的跟在九叔身后,又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也像是林黛玉去面前贾母的心情,她生怕跟丢了,跟得很紧,九叔能明显感觉到她的小呼吸有些不稳。


“你用不着紧张,我们小姐人还是很温和的。”

九叔话刚落音,玻璃杯摔破的声响就从最里头的那间屋里传过来,哗啦啦好几声,跟摔了一排玻璃杯似的,立冬就有些颤巍巍了。


“没事。”


九叔缓慢而不失礼貌的和立冬拉开了距离,两人走到门口。

九叔先推门,两个拉着长脸的年长女佣从里头走出来,立冬冲她们笑了笑,她们也冲立冬笑了笑,不过,她们的笑是幸灾乐祸的笑。


立冬心里立即没了底,打工的劳动人民之间是相当有默契的,只要对一对眼色,就晓得老板好不好,看来……这个小姐是不好伺候的。不行,为了月薪一万二和大红包,还有五险一金,怎么着也得忍,必须应聘上岗!


“小姐,给您理发的师傅找好了,您要看一眼吗?”


隔着绿松石和红锆石织成的珠帘,立冬看了一眼,发现这小姐就是在葬礼上晕倒的少女,此时她背对着众人,正在拿针扎自己手臂呢,屋子里别无其他摆件,就一个茶几,一个睡榻,茶几上还有一盏燃烧的绿色酒精灯,一个勺子,一个小袋子里装着一包白色粉末,里头好像有点凝结的白色晶体。

屋子里的窗帘全拉上了,有一股说不出的难闻气味差点儿呛得立冬头疼,她咳嗽了一声,看向地上的那些瓷碗、玻璃杯、瓷勺的碎片,心里凉了半截。



“唔。呵呵,前面的师傅刚死,又找了一个?你们这替死鬼也找得太快了。”


少女说话带着一股颤音,好像扎针能给她带来无限快感。

立冬最怕扎针,就连生病也不敢堂堂正正撸起底裤让医生扎。屁股上来一针都痛苦,更何况手臂上呢?那得有多疼啊。


珠帘晃了两下,少女向后仰躺在睡榻上,屋子里太暗了,只能隐约看见她飘忽的小身板轻轻发抖的歪在那里,呼吸声一会儿急促一会像是吃了老鼠药一样反复。


九叔回过头去,依旧和蔼而面带微笑的对立冬说:“你一个人在这儿站着等。什么时候小姐叫你,你就过去。明白了吗?”


“明……明白了。”


明白什么?立冬什么都不明白,老板说等就是等。她本来以为是九叔外加两个年长的女佣陪她一起等,没想到他们立刻就闪人了,唯独撂下她一个人在半乌黑的房间里瑟瑟等待。


这少女本是花儿一般的年纪,葬礼上匆匆一面,立冬也能确信是个小仙女,怎么就把自己搞得人不人,鬼不鬼?这又是何苦来哉?住这么大的别墅,环境这么好,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才是啊,立冬立刻想起了妹妹,要不是家贫,多让妹妹念点儿书,现在妹妹肯定能成大器。


等啊等。

等啊等。

时间放佛静止了一般,少女又微微抽搐,变成了死鱼般的不动不颤,她好像是睡着了吧?呼吸都轻了。


立冬左右看了看,便小心翼翼的拨开帘子走进去。


“…………”


立冬跨过碎玻璃片,走到少女身边去。

少女确实是一名标志的小美人,立冬出于对自己工作内容的了解,微微撩起一段少女的头发来观看。她的头发乌黑浓密且自然卷,发质很好,应该是中性头发,不油不干,头皮十分健康,头皮屑都无,闻着有一股淡淡的甜味,还夹杂着那股说不出的奇怪味道。


观察完头发,立冬就走到窗边,微微打开了窗帘,让风和阳光都透进来一点。


“你在干什么!”


立冬一个没留神,一个酒瓶就这么摔过来!差点砸中她的太阳穴~她稳稳的接住了酒瓶!因为有些午夜来洗头的顾客也爱砸人,她早就练就了一身“接球”技巧。


“把窗户关上!”


立冬转过身来,她背过身站着,从少女的角度看去,根本看不清这个新来的理发师的面容,但是能看见她穿得是什么衣服,还有……她那条刺眼的长辫子。


少女弓起了身子,像是一只警惕的猫。


“你……过来。”


“好的,小姐。”


立冬还是头一次这么面试,她缓慢的走过去。


“近一点儿,再近一点儿。”


立冬无奈,靠近靠近再靠近,都快靠到少女鼻尖尖上了,立冬才不得不开口道:“小姐,太近了,你也看不清我。”


“!你怎么会来这里??”


少女揪着立冬的衣领,“我在葬礼上也见到你,说,你为什么来这里,这里很危险。”


“??说来话长。我是来应聘您的理发师的。”

“谁叫你来的?”


“鸿姐。”


“她?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少女咳嗽着摸上了立冬的脸,又用双手抚摸她的耳朵肩膀和胳膊,那感觉很怪异,配上少女那有些神经质的表情,立冬觉得不寒而栗,她立即弹开,说:“她对我很满意。九叔就带我来见你。你满意吗?”

这位小姐一定是打针打得脑袋不清,立冬有些紧张的整了整衣服。


“你过来。你过来呀。”


少女一把抓住立冬,就抱住了她。


“咳咳,我难受,我好难受。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害怕。”


“你害怕什么?”


立冬自己有妹妹,这少女的神情太可怜了,让她想起来麦子小时候吃坏肚子拉稀拉到两条腿颤悠那次的情形,她向来臂力好手劲儿大,反手就抱住少女,一把就将她抱起来,就像儿时背着小麦子从田沟沟里飞奔到镇上医生那样。


“小姐,你也太轻了。这里凉,我看卧室在里头,我抱你进去。”

“不,不要!我不要进去。我要在这里。”


少女满眼泪花的看着立冬,似乎有千言万语,可惜抖得厉害说不出口,浑身都是虚汗,立冬越看越心疼,“小姐,今天下葬的那位……是不是你妈妈?”


少女摇摇头,正要开口,乌黑的室内陡然明亮起来。

在门口处,温紫鸿和麦子正站在那儿,立冬看向怀中的少女。


“鸿姐。小姐不舒服。”立冬轻声说了一句,她立刻感觉到少女抱紧她的手又无端的松开了,少女看了她一眼,就从她怀中下来,两脚一着地,少女就低下头去,对温紫鸿说:“这个师傅我不喜欢。”


温紫鸿抱臂,她眼神冰冷,一点耐心也不剩。

麦子震惊的看向卧榻上的白粉、针筒和酒精灯,她这样公然复吸,家里竟然没一个人管她?



“你再说一遍。”


“这个师傅我不喜欢。”


“你会喜欢的。别再让九叔难做。”


少女不再说话,她转过身去,看向立冬,说:“你好,我叫黎黛宝。今天下葬的那个……是我的老相好。”

少女耸了耸肩,她不屑的笑了。


“细宝,你回卧室去。”


温紫鸿指了指卧室的方向,黎黛宝就进了卧室。

立冬终于松了一口气,咦,原来这病态少女小名叫细宝,她刚才说她和下葬的黎裕是老相好关系?我的天?认真的吗?一个老女人和一个少女,这不是同性恋吗?



麦子不晓得立冬在想什么奇怪的事情,反正回来的路上,立冬的表情很纠结。

麦子见过温紫鸿之后,心情也没有多好,温紫鸿想找生面孔去送死,正巧就找到麦子头上来了,她捏了两下手,也陷入了一种沉思中——是远离黑帮,还是重回黑帮?这是个问题。




(未完待续)


编辑:导








扫码包养猜猜吧~



这个故事差不多立冬时候开坑,现在大雪了。

(哈口热气到手上)今天贼冷,杭州冷风阵阵,那种湿冷好像要钻进骨头缝里。

那么,揭晓一下实际年龄吧,黎裕.真黑道大佬已经年逾四十,冬冬.真洗头精英二十初头,让我们祝福她们接下来。。。有养成有碾压有强吻有暴击……

顺便,有没有猜到少女是谁?

还有,这次《牡丹花下》反响平平哎,今晚又推了一遍,原来长嫂和两个小姑之间的纠葛沉沦,不是你们的菜?【原来你们已经如此纯洁。。。








微博:@半步猜

微信小号:高甜君

合作邮箱:banbucai@foxmail.com


你可能会喜欢:

  ? 月半弯? 月上柳梢头

  ? 害羞的事?  牡丹花下

?  正是羔羊肥美时? 你好像很高兴嘛

?  此时无声胜有声 ? 晚秋

? 我想我只是一只鸡 ? 小团圆

? 小掌门 ? 怀孕的恶意? 娜就先做个梦

 ? 我在岛上等你来